今次西藏暴亂之拙見

March 19, 2008 at 5:59 am | Posted in Chinese Government, demonstration, politics, Tibet | 1 Comment

近日西藏發生暴亂,雖不否認當地政府對遊行示威之刻板態度在激化矛盾方面推波助瀾,
但確實有部分藏人在尋求獨立過程中做出的行爲過激。
不過當局以穩定爲重的處理結果還是讓人滿意。

而在下對此次暴亂,中央政府的處理方式上亦有不敢苟同之處。

一、3 月 15 日中央電視台播送此條新聞時說:
“有足夠事實證明近期西藏發生的騷亂是達賴集團有組織策劃及煽動的。”

在下心裡就有疑問,才剛剛發生事件不久,
中央政府的專員就調查好了嗎,
怎麽能確定是達賴喇嘛指使的?
這種報導強加自己的意志給觀衆,太失新聞公允水準,
看香港媒體的報導亦沒提到達賴指使之類言辭。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而中央政府卻在一開始就將責任抛向達賴,
若結果不是達賴指使的,這樣達賴相對於中國政府就會很尷尬,
就算真的有心和平談判都無法順利進行。

而之後幾天在印度的狀況顯示,
極有可能一群藏人中所謂的激進派領導的示威以及之後的暴亂。
所以在下個人認爲,中央在對這件事的報導上有不盡人意之處,
可能是媒體習慣了左派新聞風格,抑或是陰謀論者佔據了媒體領導位置。

在下認爲都可以改,如今後再次遇到類似事件,
在新聞報導處理上可以客觀如實敍述,讓觀衆自行判斷。
至於不同觀點的評論可以在專門的評論節目中播出,不必強加入新聞報導中。

二、將記者請出拉薩,並銷毀記者的錄影帶、相片、電腦記憶卡等。

此種行爲讓人無法理解。
香港五家媒體的記者一共十四名在 3 月 17 日一早被送往機場,
此前武警搜查並銷毀了這些記者的錄影帶等儲存媒介。

但,他們可是香港的記者啊,無論站在何種角度,親共還是反共,
他們始終是中國人,始終是公正客觀的啊。
不知爲何政府會做出如此粗暴的行爲,難道想讓人聯想到 1989 嗎?

結果溫家寳卻在今日(3 月 18 日)早間的記者會上說:
“拉薩必將是開放的,中國會考慮組織境外的媒體去實地考察那裡的情況。”
讓在下很困惑。

經過此次的事件之後,
只希望中央政府能最大可能地開放媒體,
讓人民大衆知道客觀翔實的國内外資訊,
讓大家更加信任這個政府。
希望政府知道,希望中國好的人遠遠多於那些“別有用心”的人,
希望中國好的人纔是能決定中國命運的人。

Advertisements

Are you fine today?

March 8, 2008 at 4:44 pm | Posted in 28611 | Leave a comment
Tags: , , ,

It is a long time since I didn’t logon to write posts in wordpress.
Yeah, I’ve walked away.
I was traveling around the world of internet and games (though I only play KartRider and MapleStory).
Some friends on the net seem good and friendly, they helped me a lot. Not just only computer technology, but also tips of life and languages.

I want to thank all of the friends in my life and through the internet. You are the greatest guys and girls in the world!

ばか!

July 5, 2007 at 5:27 a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この馬鹿な政府、早く死ね!俺は我慢でけへん!
早く死ね!!!!

A SUN

December 22, 2006 at 10:51 a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A red Sun

It’s pretty, isn’t it?

New Google Doodles

December 22, 2006 at 6:32 am | Posted in everyday, google | Leave a comment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This is the first one. Let’s wait for more…

Merry Christmas

The second one…..

Merry Christmas

The third one….

Merry Christmas 2006

The fourth one…

Merry Christmas 2006

The last one…

Merry Christmas 2006

…If I could read right-to-left

December 12, 2006 at 6:34 a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I can’t write any more
It is very strange to use right-to-left mode
Ahh……………………………………
It made me feel uncomfortable.
You see, I only can write words single line.
What will the . and , be going?
Ahhh……………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I don’t wanna fuck you

December 11, 2006 at 12:17 p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Yes, I really don’t wanna fuck you ’cause you’re so kind to me. I mean the proxies like ultrasurf.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Fuck you!

December 11, 2006 at 12:15 p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I’m back fucking you.
Remember to install a condom every time you fuck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 do so, so I can be safe.

Technorati Tags: , ,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I really wanna eat the whole world

November 13, 2006 at 5:50 a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I really wanna eat the whole world

It is all because of hunger. I have no money to live on, so I got to pick my weapon to earn some.

I’m gonna use google base to help me get some. But will it really work for me? Or, anybody in the world can see it?

That’s a big question.
OK, let’s get started.

新聞

October 16, 2006 at 1:53 pm | Posted in everyday | Leave a comment
為何安倍急於會見胡溫?
撰文 方德豪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10月8日訪問中國並會晤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這是五年來第一次有日本首相踏足中國國土進行正式訪問,也是一年
多以來中日首腦首度會面。分析指出,這次會晤較一般預期的要早,
其中涉及了日本內部政治因素。
外界一直以為,安倍成為首相後第一次會見中國政府高層的時機,可
能是11月18、19日在越南河內召開的亞太經合高峰會議時舉行場外
會談。可是,11月對安倍來說,已經是太遲了。安倍心目中的“死線”,
應該是10月22日。
10月22日,是神奈川和大阪兩個選區的眾議員補選,這次補選結果被
視為是2007年夏天參議院改選的民意風向標。應該指出,日本近年多
位首相都很快下台,像剛離任的小泉純一郎般可以一當5年的,可說是
異數。而國會選舉失利,每每是扳倒不少首相的其中一個導火線。
在上次2004年7月的日本參議院改選,民主黨以50席對49席擊敗小泉
領導的自民黨,分析指自民黨失利跟民眾不滿小泉政府處理年金制度與
伊拉克派兵問題立場有關。若這次自民黨也失利,安倍作為日本戰後最
年輕的首相可能會被黨內對手質疑他的領導能力。因此,安倍亟欲在這
次補選之前,先做出一些成績給選民看,避免選民在投票時“懲罸”自民黨。
分析指出,在內政方面,安倍實在沒法找到可以在短期內取成績的課題,
而他現時的唯一選項,就是在外交方面突破小泉快下台時在亞洲陷入孤立
的局面;藉此,安倍也可以樹立突破小泉框框的形象。這個就是安倍急於
在10月8日9日先後會晤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南韓總統盧武鉉的底蘊。
安倍10月3 日在國會參衆兩院回答各黨代表質詢時再次表示,要“改善處
於冷淡狀態的日中、日韓關係,為構築日本與這兩個國家面向未來的關係
而努力”。分析指出,安倍上述發言,正是為了事先張揚其外交議程,吸引
國民去注意他在突破外交孤立上的“成就”。
安倍被指保守色彩濃厚,曾在一些敏感的內外政策問題上發表過一些激進
言論。例如2002年他作為內閣副官房長官曾聲稱:日本“可以擁有原子彈
和洲際彈道導彈”,“如果是最小限度地擁有小型戰術核武器未必違反憲法”。
但是,為了爭取訪問中國,被普遍視為鷹派的安倍10月2 日在國會衆議院
回答有關歷史問題的質詢時,就不惜放軟身段,援引前首相村山富市在1995年
所作的道歉聲明說,“日本的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
民造成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
對極敏感的靖國神社問題,安倍一直採取模糊態度。前首相小泉因為堅持參
拜供奉著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而被中韓杯葛,五年來中日元首互訪更是因此
而無法成事。
為了打開亞洲外交的困局,東京之前已經放風指出,日本政府已初步決定,
將於明年年初與印度、越南就簽署“東亞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展開談判。
另外,印度與越南的首腦將於年內相繼訪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預計
將就開始談判一事達成一致。
對中國來說,北京這次可是給足了面子安倍,對外傳拍板讓安倍訪華事成的中
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來說,他更是冒了一定的政治風險。若安倍日後做出一些讓
中國感到冒犯的行為,難保胡錦濤會受到內部一些人的批評。不過,胡錦濤素
來被稱為“軟的更軟,硬的更硬”,安倍以引用“村出談話”承認日本侵華造成人
民巨大損害和痛苦,胡錦濤也願讓他如願訪華。但若日方將來也過激行為,中方也
不排除有更強硬的反制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執政聯盟另一政府公明黨新黨魁太田昭宏也是計劃於10月訪華,
這次胡錦濤讓自民黨的安倍喝了頭啖湯,當中固然也是計算過自民黨的 實力,但
無論如何,中國這次賣給安倍的人情也算是加了份的。
外界關注到,這次中日峰會預備時間倉卒,究竟到見面時能達到甚麼具體成果?
應該承認,對於具體成果,大概外界也不會抱有太大期望。特別是,若安倍日後
再有過激行為,中日關係隨時面臨再次停滯不前甚至倒退的危機;不過,這次安
倍成功訪華本身,已經算是一個小小的突破。

日本首相安倍今下午抵京訪華
2006/10/08, 週日
新華網10月8日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8日下午乘專機抵達北京,開始對中國
進行為期2天的正式訪問。這是安倍就任日本首相以來首次訪華。
陪同來訪的首相夫人安倍昭惠等同機抵達。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武大偉、中國駐日
大使王毅等到機場迎接。
訪華期間,國家主席胡錦濤、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
將分別與安倍舉行會見和會談。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4日宣布:中日雙方就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障礙和
促進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健康發展達成一致。鑒此,應溫家寶總理的邀請,安倍
將於10月8日至9日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安倍9月20日當選日本自民黨第21任總裁,9月26日在日本衆參兩院首相指名選
舉中當選第90任日本首相。
新京報報道,今天下午,安倍一行抵達北京後,中日兩國領導人將舉行會見。晚
上10點,安倍將舉行中外記者會,介紹會見情况。明日,安倍直接從中國飛到韓國,
繼續訪問,並在當天飛回日本。
“這次訪問是經過周密安排的,有這次訪問本身,已是非常成功的了。”這位官員介紹。
日本官員介紹,安倍在日本多次表示繼承“村山談話”與河野洋平前外相承認“慰安婦”
問題的精神。
安倍的夫人安倍昭惠今天下午將到月壇中學訪問,同訪問過日本的高中生交流,並
參觀學校的日語課。
隨後,安倍夫人還將到中國殘疾人聯合會訪問,以示熱心公益與教育事業。
先行到達的一位日本官員介紹,安倍滴酒不沾,倒是安倍夫人有些酒量。
這位官員稱,安倍出身政治世家,祖父與外祖父家都出了不少政治人物。
安倍非常喜歡中國歷史與中國茶,他掌握大量的中國典故。“上世紀80年代,安倍
的父親擔任日本外相,作爲父親的秘書,安倍多次來到中國,已經趁工作之餘,
參觀了北京的長城。”

登月名句被指錯語法 岩士唐為這個”a”等了37年
2006/10/05, 週四

不定性冠詞”a”是英語中最短的單詞,這個單詞引起了一場持續了37年的爭議,
爭議的漩渦中心是人類登上月球第一人──岩士唐(Neil Armstrong,
又譯阿姆斯特朗)。
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飛船把岩士唐送上了月球。從飛船踏上月亮的一瞬間,
他說了一句如今已成經典的話:”對一個人來說,這是一小步;但對人類來說,
這卻是一大飛躍。” 原文為:”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英語原文那句話從語法上說是錯誤的,因為句中漏掉了不定性冠詞”a”。
正確的句子應該是:”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但當時岩士唐從月球上實況傳回來的聲音沒有這個”a”, 那一時刻,全球5億多人
實況聽到了岩士唐的這一語法錯誤。
為此,岩士唐非常苦惱,因為這句話是事先早就準備好的臺詞。他當時對美國航
天局官員說:”天哪!難道我真的把人類在月球上的第一句話說錯了嗎?”
不過,岩士唐一直堅持當時自己確實說了那個”a”, 沒犯語法錯誤。 美國航天局也
站在他一邊,表態支持他的觀點。可是這場爭議並沒有結束,從美國政府的檔,
到各種百科全書,對於岩士唐這句話裏面到底有沒有那個”a”都沒有定論。

35毫秒

日前,這一持續了37年的爭議終於得到了解決。澳大利亞電腦專家福特利用
電腦軟體證實:岩士唐37年前確實在月球上說了那個”a”!
不過,岩士唐說那個”a”的時間只有35毫秒,比人們能夠聽到的速度快了10倍!
因此,人的耳朵就聽不到那個單詞了。
福特從美國航天局網站上下載了岩士唐的原話錄音,然後借助自己編制的電腦軟體
進行分析之後,得出了這一結論。
福特的電腦軟體旨在幫助殘障人士進行交流,是一種通過神經控制進行交流的電腦
軟體,軟體名稱為”NeuroSwitch System”。著名的殘障天文學家霍金也使用這種軟體。
月球第一人岩士唐今年已76歲。他在等待了37年之後終於得知自己沒犯語法錯誤
,非常高興。他說:”我認為這種電腦技術很有趣、很有用。同時我認為福特提供的
證據和結論令人信服。”

來源:BBC中文網

民進黨二十年 面臨黨員老化危機
撰文 康若曄
2006/09/29, 週五

台北—民進黨二十八日剛過完她的二十歲生日,深陷弊案風暴及下台壓力的
陳水扁,率領黨內四大天王重回創黨地圓山飯店,營造出全黨大團結氣氛。
然而,二十歲的民進黨,雖然和百年老店國民黨比較起來年輕相當多,但卻
因為近一年來與陳水扁家庭有關的弊案,及後續所衍生的政治操作,
使願意加入民進黨的年輕人嚴重流失,黨員結構面臨老化,為民進黨
未來發展埋下邊緣化的危機。
九一五反貪腐倒扁發起圍城遊行,以及九一六綠營發起挺扁護台灣集會之後,一封電
子郵件在台灣民眾間頻繁的被轉寄。郵件主旨是“為什麼要倒扁”,內容沒有任何文字
說明,只有一張張照片:先是幾張身著紅衣身材火辣的年輕辣妹圖,最後則是參加綠
營活動的年長婦女照片,意思是參與倒扁才有美女可看。
郵件戲謔的成份高,並且有物化女性的嫌疑,但卻點出了一個事實:民進黨的年輕支
持者,正在流失中,而倒扁、揶揄嘲弄民進黨,正在年輕人的次文化中快速流行。
這個現象,在午夜凌晨的凱達格蘭大道上看得最真切。晚上十點過後,凱道舞台熄燈、
麥克風消音,但廣場民眾總會聚集成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圈,用各自的方法表達倒扁訴求,
度過漫漫長夜。
一組穿著某高職制服的學生,有組織有規劃的帶領群眾喊倒扁口號;當中兩個男生一個
形象斯文一個裝扮嘻哈,專門負責當“主持人”,輪流站上凳子、敲打手中物品,把“陳水扁、
下台/ 吳淑珍、關起來”的口號,以不同速度、口吻,帶頭喊得創意十足,其他男女同學
則把事先做好的海報拉開,一個地方“表演”完,則搬起板凳換到另一頭繼續帶頭喊。
這些學生的分工及排場,儼如天橋時的勾欄瓦舍,而圍在小圈圈外的人,也以年輕學生、
情侶居多,跟著他們喊完口號後,不忘熱情給予掌聲。凱道另一邊,則有大學生社團
自彈自唱自編的歌曲,年輕男女學生凌晨兩點不見倦容,歌喉照樣悠揚,輕柔的歌聲
帶給凱道無限溫暖。
午夜的凱達格蘭大道,是年輕人的不夜城,這些普遍被視為對政治及社會議題漠不關切的
年輕世代,願意犧牲到夜店狂歡的時間,成群結隊到凱達格蘭大道上,以他們自己的方式
參與倒扁,是民進黨不可忽視的警訊。
聯合報所做最新民調,也正好證明了民進黨年輕支持者正快速流失。
民調顯示,陳水扁連任第一年,願意承認支持民進黨的人維持在二成五,與第一任相差無幾,
但近一年來,高捷弊案爆發,以及台開內線交易案、SOGO禮券案、國務機要費疑雲,
使民進黨支持者明顯流失,願意承認支持民進黨的人只剩一成五,流失比例達四成。
其中年輕人支持民進黨的比例滑落最大,民進黨執政第一年,二十至二十九歲民進黨中
有三成三支持民進黨,今年以來只剩一成八,三十至三十九歲民眾支持民進黨的比率
也從二成五降至一成三,流失比率都接近五成;倒是六十歲以上高齡民眾對民進黨支持不減,
變動只有兩個百分點。
民進黨或許意識到者一點,因此在黨慶上特別安排了一百名台灣青年民主聯盟代表宣示入黨,
代表黨員的生生不息,但實際上,民進黨黨員高齡化的現象,正在快速漫延。
也不過十幾年前,同樣的現象發生在百年老店國民黨身上,校園中同儕團體以參加
國民黨社團、身為國民黨黨員為恥,因為當時的國民黨,是顢頇、迂腐的象徵,更是黑金、
貪汙腐敗的代表。但曾幾何時,那個曾經與國民黨互為“對照組”、朝氣蓬勃的民進黨,
已完全複製了國民黨的負面形象,取而代之後來居上,成為慘遭年輕人唾棄的政黨。
當一個政黨面臨黨員老化的危機,就必須做好未來恐怕將長期在野的準備,因為沒有
新血加入的政黨,支持者規模也勢必將隨著黨員逐漸凋零而萎縮。民進黨前新潮流系
總召段宜康憂心表示,民進黨恐怕將成為“鄉村政黨”,未來都會型的立委民代,不知將
何去何從;段宜康沒說的是,台灣早已不是農業社會,鄉村人口正逐年減少,民進黨
若真成為“鄉村政黨”,將來恐怕難逃邊緣化、空洞化的命運。
民進黨黨員老化更深遠的影響是,無法吸引各界菁英加入民進黨,社會中堅份子對
民進黨不認同,也將使民進黨未來發展蒙上一層厚重的陰影。台灣研究基金會創辦人
黃煌雄在報端發表評論透露,曾有一位知名的台大教授在民進黨執政以前,意味深長的
向他說:“最近十年,我所教過的最優秀學生沒有一個參加國民黨”。他擔心,如果目前
狀況繼續惡化下去,也許這位學者要改口說:“最近十年,我所教過的最優秀學生沒有
一位參加民進黨”。
民進黨才二十歲,卻已快速經歷從邊緣到中央,再從中央逐漸邊緣化的過程。民進黨
似乎忘了,正是因為跳脫悲情,才得以“快樂、希望”贏得年輕人的心,如今卻又在面臨
黨危急存亡之際,重新揀起六十年前源自日本殖民時代的皇民虛榮,及二二八事件的
悲情政治思維,縮回以省籍/族群為基礎架構的政治論述做為防禦,重打悲情及族群
仇恨的陳年老牌,無怪乎引不起年輕人共鳴,徒然加深民進黨黨員結構老化的危機。
民進黨慶祝黨慶二十週年,在陳水扁踏著貝多芬交響樂的樂曲入場、蘇貞昌發表“要
團結在陳水扁總統及游錫堃主席領導下”的致詞,口氣跟沒有黨內民主的中共實在是像極了。
民進黨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將當年創黨時,民進黨所代表的“改革”與“希望”給找回來,
如何重新將民進黨曾經允諾人民的“憧景”與“夢想”好好實現。
沒有貝多芬,不需要歌功頌德逢迎拍馬,只要找回原來的樣子,民進黨未來還是可以很年輕。

小特寫:胡耀邦當年嚴懲上海太子黨轟動中外
撰文 方德豪
2006/10/02, 週一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最近可謂是政治大手筆,他一舉扳倒涉及貪瀆的中央
政治局委員陳良宇。二十多年前,胡耀邦當總書記的時候,在上海
也有一件轟動一時的反腐大案可以一提。
1981年至1984年間,中共高幹子弟胡曉陽和陳小蒙為首的流氓團伙,以幫助調動工作
和跳舞的名義,誘騙婦女,進行強姦、猥褻、輪姦婦女數十名。這起案件轟動了上海灘,
其受關注程度不亞於今天的陳良宇案。
此案主犯胡曉陽係中共上海市委第二書記兼人大常委會主任胡立教的兒子,陳小蒙則是
中共上海市委原宣傳部常務副部長、後來的上海市政協副主席陳其五的兒子。此案在
當時影響很大,當時的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國棟不敢作主,給時任總書記的胡耀邦請示,
胡耀邦批示:“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連中國官方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的《陳雲晚年歲月》也承認,“由於這伙犯罪分子
自恃有後台,案件審理起來難度很大”。事件要上報中央定奪,在1986年1月,在一次
中共中央政治局月委會議上聽取匯報時,鄧小平提出,對嚴重的經濟罪犯和刑事罪犯,
決不能手軟,要依法殺一些。據指出,當時中共中央的共識是:“不管是甚麼人,依法處理,
殺一儆百”。
最後,在1986年2月,胡曉陽、陳小蒙等被判死刑。據說,胡耀邦到上海的時候,
還專門看望過胡立教,請他“理解中央的決策”。在此之前,他告訴上海方面,不要告訴
陳其五他個兒子的事情,因為陳其五已經是癌症晚期,不想過於刺激他。
當年法院判決出來後,仍不斷有人為胡曉陽等向鄧小平求情。1986年2月26日,鄧小平
在另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再次表明:“我看了一些反映,上海判了胡曉陽案以後的
反映,說這件事處理得好,敢於處理。不管甚麼人,只要犯了法,都要按法律辦事,
黨員還要按黨紀辦事。”
鄧小平當時又高調力挺批示“罪大惡極,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胡耀邦,他指出:
“上海那個案子判得好,黨內外,國內外覺得我們有希望,但並不因為這麼一兩件事
就堅定了人們的信心,還要看。看嘛,我們就認真做給他們看,証明我們不是說空話的。”
鄧小平一槌定音後,胡曉陽、陳小蒙的死刑才算是定了案。
難得的是,在同一場合,當時另一中共元老陳雲也支持胡耀邦。陳雲以較通俗語言不點名
表示:“老子要開明,兒子要管嚴一點,要依法辦事。”
1986年3月,胡曉陽、陳小蒙等被槍決。就在宣布執行死刑的當天下午,當時的中共
上海市委副書記吳邦國在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閉庭後舉行了全市幹部大會,表明要堅持在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甚麼人,不管是哪一級幹部,也不管是甚麼人的子弟,
只要觸犯了刑律,就要嚴肅查究,秉公執法,決不姑息。

中國賽馬彩票有望2008年前可進行試點 列印 E-mail
2006/10/06, 週五

中國國務院參事劉志仁5日透露,經過武漢市、湖北省乃至國內政協委員
的聯名向全國政協書寫提案,國家相關部門正式將發行賽馬彩票列上日程。
他預計,中國競猜型賽馬彩票有望在2008年前展開試點,其中武漢可能
成為試點首選城市。
劉志仁在參加武漢國際賽馬節的賽馬經濟論壇上指,隨著中國唯一常年賽事“全國速度
賽馬年度公開賽”2005年落戶武漢,“中國競猜型賽馬彩票研究課題組”在此成立。課題
組廣泛參考國內外經驗,聘請數位經濟學、社會學、農業學、法律學等學科專家、學者,
目前已完成競猜型馬彩的研究報告編寫工作,即將進入正式申報程式。
目前,國家相關部門正著手制訂馬彩規則、提升賽馬運動軟體與硬體水平、總結國內外
馬彩的經驗和教訓、培養賽馬人才、普及馬文化、宣傳賽馬運動的娛樂性與競技性等前期
準備工作。

來源:中新社

中共六中全會的三大看點 列印 E-mail
撰文 方德豪
2006/10/03, 週二
中共中央政治局26日開會後決定,中共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
全體會議於10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這次全會討論事項,
可望包括“和諧社會”路線;另外,一些人事、紀律事項也值得關注。
分析指出,所謂“和諧社會”路線,主要是在繼續市場改革的前提下,推出措施讓全民
分享到改革的好處,避免社會矛盾惡化影響社會穩定。通過胡溫提倡的社會建設,
中國可望會漸漸建構一套較完善的住房、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等制度。
中國自七十年代末開展市場改革以降,經濟不斷發展,但貧富懸殊問題愈來愈嚴重,
城鄉區域之間的差異也擴大。更重要的是,在發展的過程裏,不少官僚及其身邊的人
成為最大的得益者,這當然很容易引起基層特別是農民的不滿。另外,中國的環境問題,
近年也不斷惡化。“和諧社會”路線的提出,應該是中國領導層解決這些問題的一次嘗試。
也有中共理論專家認為,中共推行“和諧社會”路線,是要為進一步推進體制改革鋪路,
在體制層面解決社會的潛在不和諧問題。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丁元竹近日曾撰文指出,制度安排是和諧之要,新華社旗下《半月談》雜誌最近也刊登
文章指出,完善制度保障方可促進社會和諧。
據2005年五中全會的公報,和諧社會旗幟下關注的問題包括:“擴大就業”、“建立社會
保障體系”、“更加注重社會公平”等方面,但“和諧社會”其中一個要點“民主法治”有關的
配套措施卻付諸闕如。因此,外界預期這次全會應會有關於落實“和諧社會”的一個更全面的
路線圖。
也有分析指出,胡溫體制突出和諧社會的地位,部分原因是避免過去中共內部不斷出現的
爭論演變成為權力鬥爭。據中共理論專家、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副院長、教授甄小英最近
公開指出,黨內和諧主要是思想和諧和組織和諧。國家行政學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凱
也曾撰文強調,黨內和諧决定了公共治理的和諧。過去中國不止一次因為改革問題導致黨內
分裂,改革派在每一次都被指責要承譫分裂的責任。“和諧社會”路線的提出表明了一點:
中共領導人不欲黨內出現激烈的爭論和鬥爭導致分裂。
按“和諧社會”路線的思路,中共要查處不法官僚,也是要防止內部出現“不和諧”的因素。
此前的9月24日,被指“跋扈”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遭停職。全會中可望正式撤去陳良宇
已被停止的政治局委員職務。
有分析指出,胡溫提出要全社會分享改革成果,引起不少已成為既得利益者的官僚不滿,
因此,在官僚之中,確是有抵制“和諧社會”路線的聲音。但經過查處陳良宇一役,外界多
形容胡溫已起“殺雞儆猴”之效。不過,陳良宇面對的查處有多嚴厲,以及他這回會否先被
開除出黨,仍是外界關注的其中一些問題。
胡溫的新政,其實已討論了數年,但過去一直有所謂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情況。分析指出,
“和諧社會”的政策方向在今年人大通過的“第十一個五年規劃”中已有說明,這次全會的政治
意義,在於包括各部委和省份一把手在內的中央委員將會確認有關政策精神,而地方諸侯
日後將有責任認真地執行落實“和諧社會”政策,不可再陽奉陰違。
人事問題,跟中國的社會建設和和諧社會綱領,也有甚大關係。有分析指,胡錦濤有可能
安排其意屬的接班人在六中全會後加入中央書記處。這個猜測是否屬實仍有待下周的會議
公佈証明,但可以肯定的是,通過加強培養跟胡溫施政理念接近的接班人,“和諧社會”的
路線可望於十八大胡錦濤退任後得以延續。
有意思的是,毛澤東時代將傳統文化視為“封建流毒”或者“封建迷信”,但胡提出的“和諧社會”
的概念源,卻是自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理念和根本精神。中國政府不再跟傳統文化對立起來,
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政治意涵。
“和諧”兩字,其實都是指音樂的合拍與禾苗的成長,“和”即是“諧”,“諧”即是“和”,引申
表示爲各種事物有條不紊、井然有序和相互協調,即《中庸》裏所說的“致中和,天地位焉,
萬物育焉”和《周禮》說的“以和邦國,以統百官,以諧萬民”。

緬甸軍頭效法鄧小平 退居幕後仍續掌實權 列印 E-mail
撰文 Larry Jagan
2006/10/04, 週三

Image

丹瑞

曼谷 — 目前,緬甸的軍政府正經歷著一場自上而下的徹底改革。
最高領導人丹瑞大將(Than Shwe)和二號人物貌埃副大將
(Maung Aye)
,準備退出在軍隊中的領導地位,把權力移交給新生代
高級軍官。不過,這兩位領導人並不打算放棄手中的政治權力。

Image

貌埃

這一變革,標誌著緬甸緩慢的政治改革終於向前邁出了一步,
離軍政府承諾的文人政府似乎又近了一點。儘管拒絕昂山素姬
領導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參與,國民大會打算下周
恢復制憲進程,並在明年全面啟動相關程式。若一切順利的話,
緬甸將對新的憲法草案進行全民表決,未來12個月內將進行民主選舉。

這將是自緬甸現任軍政府於1988年接管國家政權以來,其導演的最具戲劇性的變革。丹瑞
和貌埃將分別保留在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SPDC)中的主席和
副主席職務;作為一個新政治時代開始的標誌,這一機構會在數月後更名為“國家民主與
發展委員會”(SDDC)。丹瑞還將辭去目前擔任的國防部長一職。

Image

都拉隋曼

丹瑞的門徒,三號人物都拉隋曼(Thura Shwe Mann)有望取代丹瑞,
成為軍隊的最高長官,而東南軍區司令官都拉敏昂(Thura
Myint Aung)
將會接替貌埃的職位,成為軍隊的第二號領導人。
Image

都拉敏昂

一位有機會接近軍隊高層的仰光消息人士稱,
在外交圈子裏,都拉敏昂的名聲並不大,
但他卻是緬甸僅有的幾位中立將軍之一,即在政治
路線上既不親近丹瑞,也不偏向貌埃。
Image

梭溫

仍在醞釀之中的“國家民主與
發展委員會”,將成為監督軍隊
與文職政府的最高權力機構。除了丹瑞和
貌埃繼續擔任最高領導人外,都拉隋曼和
其他地區司令官也會參與其中。
已脫下戎裝,換上西裝的現任總理梭溫
(Soe Win)
,將領導內閣和文人政府。
一位不願具名的軍方人士表示:“丹瑞和
貌埃向新一代將軍移交軍事權力的過程,
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他說,丹瑞已在
彬馬那(Pyinmana)最近舉行的季度
會議上,向軍方成員宣布了這一計畫。彬馬那,是緬甸的新首都,位於仰光以北約400公里處。
緬甸局勢的觀察家均對這一決定議論紛紛。駐泰國清邁的緬甸局勢專家溫明(Win Min)
評論說:“丹瑞一直有著這樣的計劃,問題是什麼時候可以實現。”研究緬甸局勢的
中國外交官認為,丹瑞之所以選擇退居幕後,實際上是希望在新憲法下成功擔任
民選總統。一位接近丹瑞的高級軍官則說:“他想當終身總統。”
過去一年來,丹瑞多次向泰國軍方高層透露自己行將退休,讓都拉隋曼接班。
但這一計劃,被緊急的遷都工作所耽擱。去年11月,緬甸政府部門和軍隊
中央司令部突然開始遷往彬馬那,直至今年2月才安置妥當。
在遷入新首都後,丹瑞一直在等待實施上述承諾的最佳時機。一位駐仰光的西方外交官說:
“儘管丹瑞已宣布了權力移交的決定,但他不會在國民大會完成新憲法起草之前,
付諸實施。”
丹瑞的身體狀況或許將決定權力移交的時機。這位緬甸最高領導人,長期遭受高血壓和
糖尿病的折磨;去年還曾遭受輕度中風,不過很快便康復了。前幾個月曾有多篇報導,
引述一位軍方醫生丹瑞的健康在進一步惡化。
一位最近見過丹瑞的外國人說,這位高級將領常常喘不過氣來。在一盤他女兒婚禮場面的
錄影帶上,丹瑞明顯行動不便。政府內部人士稱,自軍政府2月從仰光搬至彬馬那後,丹瑞
就深居簡出。
到目前為止,丹瑞也只回過仰光一次,也就是參加女兒婚禮的那次。一位剛被調離仰光的
亞洲外交官表示,丹瑞在過去兩個月裏從未去過“作戰辦公室”(War Office),僅參加了
一些例如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與內閣聯席會議等的重要會議。據報道稱,作為丹瑞的
接班人及心腹,都拉隋曼負責向貌埃和總理梭溫轉達最高長官的命令。
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相信,丹瑞在刻意隱瞞自己的健康狀況,以免部下為爭權奪利而鬥得
你死我活。政府內部人士表示,丹瑞非常清楚權力移交過程涉及的風險,也採取了
分而治之的策略來維護自己的權威,特別是在未來的軍隊一把手都拉隋曼與梭溫之間。
但溫明說:“即使丹瑞正式宣佈退休,他也不會放棄權力。他將會象中國的鄧小平一樣,
成為退居幕後的實權人物。”
軍政府向文人政府的轉變,已在進行之中。比如,內閣成員已被要求辭去軍職,各地的
軍隊已開始將管治權移交給內務和規劃部門。在新政府下,地方軍隊將對國土部負責。
一位熟悉情況的國際援助工作者說,這在鄉鎮一級已得到實施,
正處於向地區一級推廣的階段。
溫明說:“丹瑞的這一切安排,旨在改進政府管理,在向文職政府的轉變中加強對
百姓的控制,以確保能在新憲法下的大選中獲勝。”
隨著這些措施的深入實施,分析人士預計,軍方非但不會放鬆,反而更會加強對對未來文職
政府的控制;而下一代軍方領導人自然也不願將剛到手的權力交給民主政府。若一切
按丹瑞的計畫進行,在緬甸實現民主的希望只會越來越渺茫。


安倍訪中韓似曾相識 只怕學小泉虎頭蛇尾
撰文 正木壽根
2006/10/06, 週五

東京 — 對不少研究日本外交事務的學者來講,目前的局勢發展
有些似曾相識。新上任的首相安倍晉三將快速訪問中國和南韓,
以改善日本與這兩個亞洲鄰國之間的關係;這讓人想起了在5年前,
他的前任小泉純一郎也曾出於相同目的訪問中韓。不過最終證明,
小泉未能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那麼安倍的表現又將如何呢?
10月8日,安倍將在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第二天,他將在首爾會面
南韓總統盧武鉉。
9月26日,安倍接替小泉,成功當選為日本首相,此次出訪是他上台以來的首次海外之行。
日本與中國、南韓處於歷史低點的外交關係,是小泉政府留給安倍的一筆“負資產”。事實上,
日本領導人一上任便出訪它國,是非常罕見的。安倍對挽救與中韓關係的重視程度,從中
可以窺豹一斑。
小泉頻頻參拜供奉著二戰甲級戰犯靈位的靖國神社,以及環繞日本侵略歷史觀點的爭議,
令中國和南韓大為不滿。此外,日本與中國、南韓還存有領土爭議,日中的東海天然氣
資源開發糾紛亦依然懸而未決。
中國和南韓認為靖國神社富有濃厚的軍國主義色彩,因而強烈抗議小泉參拜。去年,
北京和首爾以此為由,拒絕同日本進行首腦會晤。從小泉2001年10月訪華後到今年
10月8日的五年時間裏,從未有日本首相踏上中國的土地。即將到來的安胡峰會,
是自小泉和胡錦濤在去年4月亞非峰會上會面後的中日領導人首次握手。安倍與盧武鉉的
會晤,則是自兩國領導人在去年11月釜山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會面後的首次。
早在小泉政府後期,中國就因為預料到安倍很可能將掌握日本政權,而開始對日放軟措詞。
溫家寶說:“中日關係處在關鍵的歷史時期。”當時仍擔任內閣官方長官的安倍,
已開始試探著同中韓首腦進行會面的可能性。在中國向日本發出了改善關係的信號後,
南韓也同意安排兩國領導人會晤。
安倍指示外務省務必將他訪華訪韓之行,安排在盧武鉉定於10月13日的訪華行程之前。
原因很簡單:他不想讓中韓兩位領導人先碰面,以免他們先就參拜靖國神社、
二戰歷史等一些涉及日本的問題達成共識,然後在他訪問時一起把矛頭指向自己。
政治觀察家表示,安倍之所以一上台就先出訪北京和首爾,一方面是希望改善日本跛腳的
亞洲外交政策,同時這也將有助於他帶領的執政自民黨,在本月的眾議院補選中取勝。
這是他當首相以來面臨的首個選舉挑戰。
即將到來的北京和首爾之行,有望明顯改善日本與這兩個亞洲鄰國的關係。
但也有人抱懷疑態度,因為安倍此次的訪問,與小泉2001年10月(上任半年後)
訪問北京和首爾有些類似。當時,小泉在北京與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會面;
一周後,他又前往首爾會見南韓總統金大中。
小泉那時的訪問是在日本軍國主義再次抬頭的批評聲中展開的,也是出於改善外交關係的
目的。2001年初,日本政府批准了被中韓稱為粉飾二戰罪行的新歷史教科書;同年8月13日,
小泉首次參拜了靖國神社。
在訪華期間,小泉向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敬獻了花圈。當時他說:“參觀了這個紀念館,
再一次痛感到戰爭之悲慘。我對遭受侵略而犧牲的中國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
懷著這種心情觀看了這裏的許多展覽。我們決不允許再次發動戰爭”
聽了他的這番講話,不少中國人和南韓人都以為小泉在為參拜靖國神社而道歉,
並相信他不會再造次。然而,在執政期間,小泉前後參拜了靖國神社5次;
最後一次更是在8月15日、即日本戰敗投降這樣的敏感日子。現在看來,
小泉2001年對北京和首爾的訪問,並未播下友好的種子,反而撒下了不信任和衝突。

安倍就靖國問題耍太極

在競選期間,安倍一直就是否將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耍太極。在中國和
南韓訪問期間,估計他也會模糊處理這一問題。安倍曾說過,將不會明確
表示他的立場。有報道指出,安倍今年4月曾秘密參拜了靖國神社,不過
未得到他的證實。
對於中國要求安倍做出任內不參拜的承諾,但他堅持表示,“領導人應意識到會晤不應
附帶條件,這點很重要。”在安排新首相的訪華行程時,日本官員表示,並未與中國方面
就安倍任內不參拜問題達成一致。若此言屬實的話,中國緣何又無端端地做出讓步,
接受安倍的訪問呢?
有觀察家指出,日本和中國在磋商中可能已就靖國神社的問題達成某種協定,
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北京的要求。日本政府內部也有人猜測,安倍的助手和中國官員已經
秘密商定安倍在擔任首相期間不會參拜靖國神社。一名中國政府消息人士透露,
“中國明白安倍首相在任職期間不會參拜靖國神社。”
觀察家還指出,東京方面可能已經承諾,安倍在即將舉行的峰會上至少會做出一個讓
北京滿意的聲明。日本內閣官房長官鹽崎恭久說:“我們一貫都有各自的立場,
可是我們必須考慮雙方的民眾情緒,運用我們的智慧行事。”
新任日本首相在靖國神社問題上的立場在國內也遭到了非議。日本最大反對黨民主黨的
領導人鳩山由紀夫在國會上批評了安倍對靖國問題的曖昧態度。鳩山表示,
安倍的曖昧策略會傷害中國和南韓的信任,而安倍將會“重蹈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覆轍”。
很多分析家認為,鑒於安倍與中韓領導人在靖國和歷史問題上存在較大的差異,
因此安倍訪問北京和首爾對改善日中和日韓關係作用不大,儘管這是為實現關係正常化
而邁出的重要的第一步。
安倍曾拒絕對日本發動戰爭的責任發表自己的看法。他說:“政治家在分析歷史的時候
應該要適度。”另外,關於二戰戰敗的責任應該歸咎于天皇還是戰犯的問題,
在日本國內引發了一場持續而敏感的爭論。對於這場爭論,安倍也沒有正面回應。
“誰才是應當為二戰負責的領頭人,不應該由政府來下判斷,”他說。
據估計,安倍在峰會上將會重申日本政府一貫的歷史觀點。前首相村山富市和小泉曾先後
在1995年日本戰敗50周年和2005年戰敗60周年發表過聲明,承認日本在戰時的侵略和
殖民歷史,並表示道歉。
與此同時,南韓方面希望安倍表達進一步處理歷史遺留問題的意願,例如儘快將埋藏於
朝鮮半島的日本皇軍士兵和平民的骨灰運送回國。另外,安倍還可能向盧武鉉總統傳達
日本政府對南韓外長潘基文競選聯合國秘書長的支持。目前,潘基文仍然是最有希望接替
安南的候選人。
據分析,安倍還將分別向中國和南韓領導人提議重啟首腦互訪的機制。今年6月,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曾表示希望在條件成熟的情況下,並在適當的時機訪問日本。
中、日、韓的領導人還可能會商定11月中旬在越南河內舉行的APEC峰會期間進行會晤。

平壤邊緣政策的風險

除了日中和日韓關係之外,為朝核問題降溫也是安倍出訪的重要議題之一。
平壤當局10月3日宣布將進行核子試驗,安倍立即回應稱這是
“絕對不能接受的”,並警告北韓國際社會將做出激烈回應。
安倍向來以對平壤持強硬態度而著稱,尤其是在北韓綁架日本人質的事件上。
這種強硬態度為安倍贏得了相當高的人氣,從而使他僅以52歲就當上了自民黨的黨首
和日本首相。很多日本人認為平壤的行為不可原諒,從而為民族情緒的高漲埋下了隱患。
今年7月初北韓試射數枚導彈,而日本緊隨美國之後對北韓實行經濟制裁。
自去年11月六方會談暫停以來,北韓一直拒絕重返談判席,而美國和日本則不斷加大
對平壤的壓力。至於參與六方會談的其他國家,南韓、中國和俄羅斯則反對。
北韓宣布要核試後,日本國家安全顧問小池百合子和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哈德利,
在白宮進行了會晤,雙方同意共同應對北韓核子試驗,並對平壤的核試計劃表示嚴重關切。
小池百合子說,雙方同意美日兩國將就此事保持密切的聯繫及合作,首先爭取通過聯合國
安理會的主席聲明,同時在北韓核試之前,加強各方在應對危機時的合作。
日本希望在安倍出訪中韓兩國之前,就促請安理會通過主席聲明,以便避免暴露出安倍
同中韓領導人之間的意見分歧。
如果北韓執意進行核子試驗,東京當局將會增加對平壤的制裁措施,例如將禁止北韓
“萬景峰92號”渡輪駛入日本港的禁令,擴展到北韓的其他貨船。另外,日本還將根據
《聯合國憲章》第7章,敦促安理會通過制裁北韓的決議。
美國對安倍出訪中國和南韓的計劃表示歡迎。美國輿論和布什政府擔心,作為美國在
亞洲最親密的盟友,如果日本被孤立將會損害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利益。哈德利在與
小池百合子會晤時,也強調了美、日、韓在處理北韓問題上密切合作的重要性。

賀龍外甥楊尚昆妹夫:三星將軍廖漢生一生傳奇 列印 E-mail
撰文 張一
2006/10/06, 週五
中新社報道,已故中國元帥賀龍的外甥、已故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
妹夫廖漢生,於10月5日早上6時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廖漢生曾經是中國最年輕的國防部副部長,曾在文革時期出口頂撞江青,
1976年打倒四人幫時,廖漢生出任南京軍區政治委員,
曾粉碎“四人幫”於上海企圖策劃的叛亂。

Image 1911年出生的廖漢生,多年追隨其舅舅、
中共開國元帥賀龍(註)。他跟賀龍都同是
湖南桑植人。18歲那一年,廖漢生參加湖南桑植蘇區游擊隊,
並於193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4年廖漢生中將被任命為最年輕的國防部副部長。
1960年1月,他奉調赴任北京軍區政治委員,
擔負起護衛京畿重地的要職。可是,當時林彪要對賀龍“削其羽翼”,
因此廖漢生在一夜之間成為了階下囚。
1967年1月8日,北京軍區常委會在遠離軍區大院的
北京衛戌區司令部召開。會議當中,有電話說
“文工團的人到了政委家,要找他。”
沒想到,廖漢生一到家就失去了人身自由,
被帶到軍區大院關押起來,並被告知:
當天早上有人貼出大字報,提出了他的“罪狀”。
若干年後他得知,大字報是林彪叫人到其住處炮製的,
他被關押也是林彪授意的。
5年後,林彪出走,並在一場神秘的飛機失事中身亡。
1972年7月間,廖漢生又獲得了自由。
1975年1月,正當“四人幫”恣意橫行、企圖“組閣”之際,毛澤東親自提名鄧小平擔任
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第一副總理、總參謀長等要職,同時調整了各大軍區
主要領導。復出後的鄧小平將廖漢生派往華東,讓他出任南京軍區政治委員。
當時的南京軍區所轄防區包括江蘇、浙江、安徽和上海,軍區機關駐地南京與“四人幫”
發跡的老巢———上海相毗鄰,在北京握有重權的張春橋仍然直接掛名南京軍區第一政委和
黨委第一書記。鄧小平安排一向耿直的廖漢生去任此職的意思,自然是要看牢四人幫方面,
防止他們發難。
臨行前,主持軍隊工作的鄧小平找廖漢生談話,態度鮮明而又寓意深長地說:
“你過去是有角的,有硬角,你到了那裏要保持這個角!”但另一方面,支持毛澤東接班人
華國峰接班人的顧命大臣、中共元帥葉劍英則先後對廖漢生幾次叮囑:你們沒事不要往
上海跑。他當時處境的困難,可以想像。
1976年,隨著周恩來的逝世,南京市成千上萬的群眾紛紛來到梅園新村原中共代表團
駐地悼念周恩來,從上海到北京的那趟列車途經南京時,車廂被人們用油漆刷上了長長的
標語,矛頭直指“四人幫”。4月5日清明節,北京就爆發了影響巨大的“天安門事件”。
“1976年天安門事件”後第10天,廖漢生等南京軍區有關人員、江蘇省委負責人被召至
北京人民大會堂,向中央政治局匯報南京事件的追查情況。
“四人幫”在會上宣稱:天安門廣場反革命事件是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的,同去年刮的
“右傾翻案風”有聯繫,鄧小平是總後臺。發生在南京的事件同北京天安門反革命事件的
性質一樣,時間比北京還早,影響面廣,火車上的大標語帶到全國去了,軍區、省委態度
不夠明朗,沒有制止,追查不力。
這個會名義上是政治局全體成員聽取匯報,實際上是批廖漢生。江青主批。江青指責廖漢生
是政府要員,卻沒有制止南京的悼念周恩來活動。江青又指責,軍階是中將的廖漢生欺負
當時的南京軍區司令丁盛少將。
廖漢生已經不止一次聽江青說這個話了。他當即火氣十足地回答:“今天在政治局召開的
會議上,我就要把話說清楚,我工作上有錯誤,但是我欺負沒欺負他,政治局可以派人
檢查。”當場把江青頂得瞠目結舌。會場沉悶了一陣,毛澤東的警衛長汪東興出來打岔說:
“江青同志開個玩笑嘛!”
又惱又羞的江青趕緊接過話說:“是啊,開個玩笑嘛。我們都是老熟人嘛!你們縱隊在
沙家店打得很好嘛。”
當年十月,中南海局勢出現變化,“四人幫”被拘捕。當北京的事情解決之後,黨中央立即
把關注的目光放到上海,要廖漢生防止上海出亂子。
此時“四人幫”在上海的親信已制定了一個堵塞上海與外界水陸交通、佔領廣播電臺的計劃,
形勢實在分不明朗。此時,廖漢生受命匆匆飛回南京,連夜召開會議,迅速部署防護方案,
確保上海和整個華東地區的穩定。由於黨中央及時採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措施,
沒有放一槍一炮,沒有出一點亂子,“四人幫”的計劃就被徹底粉碎了。
因為廖漢生是楊尚昆妹夫,所以他也被視為是“楊(尚昆)系”,1989年六四時,
他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在鄧小平支時下,在1992年召開的中共十四大,楊尚昆、
楊白冰徹底退出了軍界,代之以鄧小平的老部下劉華清、張愛萍的老部下張震擔任
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正式結束了“楊家將”風光一時的日子。廖漢生做滿其第七屆人大
常委副委員長任期後,也從其崗位上退了下來。
另外,上將蕭克也是賀龍的結拜兄弟,並娶了賀龍妻子騫先任的親妹妹作妻子,
跟廖漢生也十分有淵源。
2002年中共十六大,廖漢生也是特邀代表。

(註)本文資料來源:自《縱橫》雜誌 虹霓,李迎選 文章

小特寫:中國群眾跟黃菊保持距離?(附圖)
2006/10/06, 週五

東漢(公元25 ~ 220年)時大將軍竇憲(字伯度,和帝母竇太后之兄,
曾自請擊匈奴,大破匈奴八十餘部,拜大將軍,後專權用事,公元92年
帝令自裁)納妾時,許多官員都前往道賀。
當時的漢中太守也想派使前往,戶曹李郃(字孟節)勸諫說:
“竇氏專權驕橫,遭受國法制裁是指日可待的事,希望大人與他保持距離,
以免惹禍上身。”然而太守仍堅持要派使申賀。於是李郃自請爲使者,
一路上故意拖延停留,以觀其變。
等他到達扶風時,就已傳來竇憲被誅的消息,當時與竇憲交往的官員多半受到牽連獲罪,
唯有漢中太守得以幸免。
在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9月24日被革職以後兩天,黃菊在26日突然高調榮登新華網
“焦點新聞”,從該新聞所配圖片來看,有網民認為,“除了和黃菊握手的那位高技能人才
笑容滿面之外,其餘的人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Image

9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在北京親切會見高技能人才十大楷模、中華技能大獎獲得者、全國技術能手代表和國家技能人才培育突出貢獻獎獲獎單位代表。 新華社圖

應該指出,上述說法是否屬實確是較為主觀的。不過,事實上,
在把圖中主要人物的部份反白後,剩下的人似乎都沒有笑容或笑得
較為牽強。
形成對比的是,今年5月31日,在“六一”國際兒童節到來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
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來到北京市西城區西四北幼稚園,
看望這裏的孩子和老師們。
當胡錦濤總書記即將離開幼稚園時,孩子和老師們圍攏過來,與總書記合影留念,
表情非常快樂,有的小孩子還天真爛漫地比劃著動漫中英雄人物的手勢。毛澤東曾說: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話在此是否適用,也許,這要讀者自己作出明智的判斷。

Image

今年5月31日,在“六一”國際兒童節到來之際,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來到北京市西城區西四北幼稚園,看望這裏的孩子和老師們。當胡錦濤總書記即將離開幼稚園時,孩子和老師們圍攏過來,與總書記合影留念。 新華社圖

亞洲時報在線中文版

胡溫晤安倍達修好共識
日首相﹕決不美化甲級戰犯——–
明報新聞網 2006年10月9日

【明報專訊】昨日對中國展開破冰之旅的日本新首相安倍晉三先後會晤中國國家主席
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安倍與胡錦濤就改善兩國關係達成一致看法。胡錦濤希
望安倍此次訪華能成為中日關係改善和發展的新起點,溫家寶指保持中日關係長期穩定
健康發展,必須按照兩國達成的共識,妥善處理靖國神社問題,消除影響兩國
關係的政治障礙,安倍則表示,日方決不讚美軍國主義、不美化甲級戰犯,
「我將按照雙方關於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困難、促進日中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的共識來
妥善處理歷史問題」。另外,胡溫接受安倍邀請擇機訪日。

據中日雙方官員昨日吹風披露,胡錦濤昨日下午在人民大會堂會見安倍時首先祝賀他當選
首相,歡迎他就任後首次訪華。胡錦濤指出,此次訪問標誌中日關係出現了轉機。他說﹕
「你上任後首次出訪就選擇中國,充分表明你對改善和發展中日關係的重視。
我對此給予積極評價。」

靖 國神社是中日峰會重點話題之一。胡錦濤說﹕「進入新世紀,就在中日關係向新的深度
和廣度邁進的時候,由於日本個別領導人堅持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使中日關係面臨困難局面,這是我們不願看到的。安倍先生就任首相後,中日雙方就
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障礙和促進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健康發展達成一 致,為中日
關係的改善和發展創造了條件。」

溫家寶批小泉拜靖國

溫家寶同樣就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靖國神社批評說,過去5年日本個別領導人
堅持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極大地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損害了
中日關係的政治基礎,使兩國關係陷入困境。

溫 家寶說,最近雙方就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障礙達成共識,「青山遮不住,
畢竟東流去」,中日友好是大勢所趨,有利於亞洲的和平與發展。安倍則表示,臨行前
他還擔心這次訪問會受到北京天氣的影響,未料能看到這邊雨過天晴的好景象,
「有一句話叫『雨過天晴』,我相信兩國關係的未來一定會天晴」。

無具體要求勿拜靖國

據 日本官員在會談後的吹風會上表示,安倍向中方領導人解釋,小泉以及以前的
日本領導人曾為改善日中關係作出巨大努力,小泉參拜靖國神社不是為了參拜甲級戰犯,
而是為戰爭死難者及國際和平祈禱,也是為永久和平作出積極努力。安倍解釋說,
由於參拜靖國神社已經成為外交問題,所以不打算就他個人過去是否參拜以及
以後是否參拜發表看法。日本官員還表示,中方沒有具體要求安倍以後不要參拜靖國神社,
也沒有回應安倍的解釋。

安倍在與胡錦濤會談時表示,日方高度重視胡錦濤就發展日中關係提出的十六字方針
(和平共處、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發展),願按照日中3份政治文件的精神和原則,
從戰略高度為日中關係改善和發展作出貢獻。

胡溫皆接受訪日邀請

安 倍在與溫家寶會談時亦表示,日本曾經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巨大損害和痛苦,
留下了種種傷痕,他對此深表反省,這立場今後也不會改變。日本60多年來選擇了和
平發展,今後也將堅持這方向。日方決不讚美軍國主義、不美化甲級戰犯。
「我將按照雙方關於克服影響兩國關係的政治困難、促進日中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的共識來
妥善處理歷史問題。」

日本官員還表示,安倍正式邀請胡溫訪日,中方領導人已接受邀請,具體時間須由外交
渠道進一步磋商。

年底再舉行兩次峰會

另外,雙方領導人同意在11月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高峰會上再進行雙邊高峰會,
並在12月東盟高峰會上再次會晤,及舉行中日韓三方高峰會。

明報駐京記者阮紀宏、王爭鳴報道

powered by performancing firefox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